博客

深圳产品摄影 » 产品摄影资讯  » 传奇影人-CLIVE ARROWSMITH

传奇影人-CLIVE ARROWSMITH
Clive在意大利威尼斯的山坡上为模特拍下了这张照片,
他使用了尼康F相机,
一支35mm镜头和Tri-X胶片。


人像摄影师Clive向我们讲述了他是如何认识The Beatles的成员,
以及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
获得为Vogue余志拍摄时尚大片的工作。

上图为福南梅森百货拍摄的照片,
这张为福南梅森的冰激凌柜台拍摄的广告图,
是在晚间打烊后通宵拍摄完成的。

上图AdelleAdelle是服装设计师、模特,
Clive说Adelle拥有全世界最棒的波波头。

ARROWSM尚、人像摄影Cive出生在英国北威尔士,
他先后在昆斯费里艺术学院和金斯顿艺术学院学习绘和设计。
1970年开始为 Vogue杂志拍摄时他的作品涵盖时尚名人肖像、广告客户有 Harpers&anity FarPirelli和 De beers
2016年,CIve成为英国皇家摄影学会成员。
并出版了自己的作品集Frrosmith:Fashion, Beautyd Portraits。
英国国家肖像美术馆最近购买了Cive的数张作品,用于收藏。


上图倍耐力年历,
1992年这幅作品是在西班牙南部阿尔梅里亚沙漠拍摄的,
模特身上的彩绘代表着十二生肖中的鼠。

你一直是个有创造力的人吗?
我从小就喜欢绘画。
叔叔说我的生日和达芬奇是同一天,
因此我对达芬奇非常入迷,
经常努力模仿他的作品。
高中毕业后,
我在英国北威尔士的昆斯费里艺术学院学习绘画及艺术设计方面的基础课程,
后来去金斯顿艺术学院学习,
并获得了奖学金。
因为觉得毕业之后无法找到工作,
所以我通过各种办法获得奖学金,
这样就可以尽可能久地待在学校学习。
正因如此,
我共学了6年的专业知识。
你在摇滚乐队 The Beatles成名之前就认识他们了,
你是怎么遇到他们的?

在昆斯费里艺术学院读书的时候,
每年的北伦敦德比期间,
会有敞篷巴士开往伦敦,
用作临时的观赛场所。
我们去伦敦待上2-3天,
然后“花天酒地”。
我们总是去同一家酒吧,
正是在那里我遇到了当时还在利物浦艺术学院就读的 John Lennon和 Stuart SutcliffeStuarti邀请我去他们在 Gambia Terrace的排练房,
我在那里认识了Pau和 George
那时,他们的乐队叫 The Quarrymen,
当时我就觉得这个乐队一定会有所作为,
因为他们将自己的所有精力都放在音乐上。
后来,我和Pau合作过许多次,
还为 Band onthe Run专辑拍摄了封面。
你的绘画风格是什么样的?
在艺术学院里,
我并不合群。
我热衷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
而非观念艺术、波普艺术、抽象绘画等当时非常流行的风格。
我的作品高度写实并注重对细节的还原,
视觉效果非常逼真,
所以完成一幅作品需要花个月左右时间。
从金斯顿艺术学院毕业后的前2年,
我一边进行绘画创作,
一边靠为电话局烧锅炉、为BBC修剪草坪来维持生活。
尽管作品都卖出去了,
却还是不够养家糊口。
那时的我是3个孩子的父亲,
我必须赚更多钱来填补日常开支。
你是怎样进入摄影领域的?
我找到在电视节目制作公司担任平面设计师的工作,
主要为流行音乐节目ReaySteady Go!设计片头。
片头里我想加加入演员们的幕后花絮照片,
但人手不足,
于是决定自己动手拍摄。
是我第一次对摄影产生兴趣公司里有很多的摄影器材从尼康相机到10X8大画幅相机我不断地摸索,
从错误中吸取教终掌握了照片的冲洗方暗房的灯发出红色的光,
在药水所泛起的涟漪像从相纸上逐漸显现出来,
这个过程如魔术一般。
我迷上了摄影,
于是离开电视行业,
买了台二手哈苏相机,
转行成为一名摄影成为摄影师后,
第一个邀请你拍摄照片的人是谁?
我去ova杂志请求他们给我拍摄照片的机会,
他们让我去的家里,
给画家拍摄肖像摄完成后,
画家说:“你是个不错的年轻人。
放在从前我会送你一幅我的画。
但上一次我送了一幅画给一个人,
那个人6个月后便在伦敦以1000英镑的价格将它卖掉了。”
我说:“我绝不会卖掉你的作品。
画家说我知道你不会,
但我不会给你幅画,
你想喝杯茶吗?
你是如何得到Vogue杂志的工作机会?
我又请求Town杂志给我拍摄照片的机会。
大概是在1969年,
他们让我去皇家艺术学院试拍一场时装秀,
我用宾得相机和一支28mm镜头进行拍摄,
曝光做得不是很到位,
但Town杂志却觉得那些照片非常棒。
拍完这次秀之后,
我受邀为Harpers& Queen拍摄照片,
照片刚好被 Vogue杂志的编辑们看到。
随后, Vogue杂志的艺术指导 Bamey Wan和时尚编辑Grace Coddington亲自上门来看我的作品。
第二天清晨,
我的电话响了,
对方说:“明天请来我们这里,
一起讨论下为 Vogue杂志工作的事宜。
在20世纪70年代,
为Vogue杂志工作是种怎样的体验?

那时候,
他们非常权威,
我一定要道循他们的方式做所有的事。
编辑们时常身穿黑色连衣裙,
佩戴珍珠项链。
而走进 Vogue杂志办公室的我,
头就宽边帽、身穿有腰带、珠子和铃铛的俄罗斯哥萨克外套。
在他们眼中,我疯狂、恶劣而且危险,
但我是一个按照自己意愿行事的人。
在你看来,
之前学习的艺术知识是否对工作有所帮助?

有的,在刚开始从事摄影时,
我对摄影一无所知知,
没有看过其他摄影师的作品,
我无拘无束,
也不懂摄影的规矩。
就像艺术家 Degas所说的那样:
“当你不是很懂画画时,
画画其实不是很难,
但当你真正懂了之后,
那就另当别论了。

上图 Chandrika Casal这是为 Vogue杂志拍摄的照片,
照片中 asahi的鲨鱼鳍发型极具视觉冲击力。
你会做大量的后期处理吗?
我会用 Photoshop处理照片,
但不会看起来像过度修饰的合成照片。
我讨厌那样。
我希望通过相机完成99%的创作。
哪位摄影师是你比较欣赏的?
我比较欣赏 irvingPenn、RiCAvedon、 AlbertWatson、GuyAdams,
我真正喜欢的摄影师并不多。
过去的十几年间,
一些摄影师因为自己拍摄了名人或者名模而知知名,
但作品本身并不突出。

上图山本宽斋的设计2013年的一幅棚拍作品。
作品将同一位模特的2张照片进行合成,
呈现的是日本时尚设计师山本宽斋的设计
拍摄时尚大片时,
你如何和模特沟通?

我会和模特互动,
逗他们开心。
因为在笑容完全消失之前,
表情中仍会残存着偷悦。
这也是为什么人们看我的作时,
觉得模特的脸部和双眼都非常惊艳
但有的时候,
你可能什么也不用做。
例如为演员 HelenaBonham Carters拍摄时
就什么也不用做。
但其他时候,
你必须用各种方法和模特互动
哪次拍摄任务你觉得最艰难?
每一次拍摄都很难,
没有那次拍摄是轻松的,
但有一次特别艰难。
那是1992年,
我在西표牙南部的阿尔梅里亚沙漠为倍耐力年历拍摄照片。
当时的温度在38℃以上,
搭建好的布景因沙暴被吹下了山谷,
炎热的天气让模特身体上的彩绘全部脱落通常,
拍摄照片反倒是最轻松的部分,
最困难的是搭建布景和前期准备工作
你曾经以及时享乐的生活方式而著称,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那样生活了?

从成为一名佛教徒开始大概是1991年,
我儿子Paris 2岁,
看着小床中熟睡的他,
我对自己说:“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我要改变这种生活
当我告诉朋友这个决定时
他们说:“你是我们之中最恶劣最病狂的那一个。”
没有人相信我能做到,
但那天之后,
我真的再也没喝过酒,
没有吸过烟
每天清晨,
我会去屋顶的房间贡上圣水并且冥想。
这是我放松精神的方法
接下来你会做什么?
接下来我会拍一些人像作品。
下个月我会去瑞典,
和设计师Lars Wallin完成一次时尚拍摄。
同时,还在努力筹备我的作品集Rock, Fashion andPortraits,
现在已经基本完成了,
将在明年出版。
此外,还有一本我拍摄画家LS Lowry的人像作品集和同主题展览

上图-睡
这幅迷人且绘画感十足的照片,
是为 Harper杂志一个专题拍摄的。
你仍旧对摄影充满激情吗?
我热爱拍照,
摄影对我来说如同生命一般。
和同时代的摄影师 Albert Watson、 PatrickDemarchelier.一样,
我仍在拍摄照片,
这完全是因为对摄影充满激情。
我觉得我现在拍摄的作品比以前的更精彩,
因为我有了自己的拍摄风格
有人说,我们应该扔掉相机,
因为前人已经什么都做过了。
他们之所以这样说,
是因为他们没有去认真观察。
我的座右铭是“所有的事都有人做过,
重要的是你的做事方式
只要我们能够用全新的视角去观察事物,
摄影永远有创新

评论 ( 0 )